#“哦。”云玠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“阿绰啊,放了什么?”难得这冤家这么懂事,一定是放了利于解毒的中药,周万里十分的欣慰。

“老鼠屎啊。”

“噗!”云玠觉得一阵恶心,一口汤,全部喷了出来,再好的修养,也有些端不住了。

“哈哈,云兄,这老鼠屎可是个好东西,俗称五灵脂,活血化瘀,疏通筋脉,来,你多吃点,千万别客气。”

周绰殷勤的舀了一勺子,送到云玠嘴边。

云玠嘴角抽了抽,都快吐了,“这么好的东西,周兄还是自己喝吧。”

“你个兔崽子,皮痒了是吧?还不快住手,想让老子抽你啊?”

周万里骂了几句,周绰不以为然,老头子天天骂兔崽子,谁是兔子啊,她大快朵颐的用着早膳,心里可愉快了。

云玠喉结动了动,轻叹,“伯父,我父亲是有一件重要的告诉伯父。”

”什么事?”周万里急问,“快说啊。”

云玠停顿片刻,“伯父,你先稳住,听我慢慢说。”

周万里心焦的捋着胡子,云玠喝了一口水,润润嗓子,左右望望,似有所顾忌,周万里会意,抬手让左右伺候的人,全部都退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