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那人身处在凶神恶煞的人群中,也能安然若素,从容不迫,这份胆量,果然够大。

“呦,这小脾气还挺倔,小爷喜欢,告诉爷,你干什么来了,说实话,爷还疼你。”

周绰拍了拍他清俊的脸调戏,那男人皱眉,目光如寒冰利刃,阴测测的,紧抿着唇,不准备开口说一个字。

“你怕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,来这儿的人,能活着进来,不见得就能活着出去,谁派你来的?”周绰沉下脸。

“喂!我们少堡主跟你说话呢,你哑巴了?”

“这小子长的好看,配咱们少堡主正好。

“正好少堡主缺个堡主夫人,哈哈,这不刚好配成一对。”

堡里的兄弟们叫嚷起来,那男人的脸色更加阴沉了,站的笔直,像是一尊冰雕。

他的目中无人,让周绰不悦,伸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,用力一带,那男人的身体倾了过来,几缕长发垂在了她的脸上,痒痒的。

周绰打了个酒嗝,“小子,你是谁的人?”

“他是少堡主的人,废什么话,少堡主,扒了他的裤子,进洞房吧。”

其他兄弟也跟着起哄,“扒了他的裤子,扒了他的裤子……”

“这个注意不错,来人,动手。”周绰也喝多了,变得更加豪放,长袖一甩,几个兄弟围了上来,众人七手八脚把那男人围住。

周绰“唰”的一剑,把那个男人的腰带,给割了下来,顿时兴奋的大叫,“看,红裤衩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