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“第5028号囚犯,你可以出狱了。”

面色不善的女狱警看着我,对我居高临下地说。

“为什么?我的刑期不是还有八年吗——”

我从女子监狱里简陋寒冷的囚房里爬起来,脸上带着被同室的壮女人打出的淤青,狼狈地隔着铁门,看着外面的狱警问。

“让你出来你就出来,哪来那么多废话!”

话音落下,铁门被打开了。我拖动沉重的脚镣,缓缓地往外走,一直欺凌我的狱友瞪大眼睛从床上爬起,在我经过她身边时狞笑着往我脸上吐了口唾沫。

唾沫落到脸上的那一刻,我的身体颤动了一下,但又很快恢复平静。入狱三年,这样的羞辱和折磨对我来说只是家常便饭,是再平常不过的事。

如果不是在午夜梦醒之时,还会想起那个男人俊美却冷漠无情的面容,我或许会以为,我的心已经死了。

狱警把我推到一个陌生的屋子里,连囚服都没有给我换,就把我交给了一个仪表堂堂的中年男人。看到中年男人的那一瞬,我睁大眼睛,浑身颤栗。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认出他了,他就是我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的管家。

“温潇小姐,左先生让我带你走。”

李管家用厌恶的口吻对我撂下这句话后,就将我带上了停在监狱外的豪车。

因为愣怔,我没有把那句为什么说出口。但我知道,即使我问了,李管家大概也不会回答,毕竟他是那么厌恶我。

我不知道李管家要带我去哪里,但我知道,我马上就要再见到那个名为左愈的男人了。

三年前,每一次想起左愈,我的心都止不住的热烈起来,日日夜夜地想念他。三年后,一想到他,我剩下的只有无穷的绝望和恐惧。

甚至是恨意。

但为什么,还是忘不掉他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