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我可能真的已经下贱到了极致,但我不在乎。我只是想活下去。

他们为什么还不放过我?我已经为自己从没犯过的错进了监狱,现在,他们又想要我的肾。

我咬紧了牙关,我想好了,即使左愈把我送回监狱,也无所谓。我已经在那个地方待了三年,只要熬完刑期,我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。

“姐姐,你还在恨我吗?”

躺在病床上的女孩露出了美好如天使的笑颜,她穿着病服,脸色苍白至极,但她仍然在对我笑,用她被左愈精心呵护着的面容对我笑。清晨的阳光从病房的窗户倾泻进房间,更衬得带着病态美的她美丽高贵。

“温霏,我不恨你。”

我用哑了的声音叫出女孩的名字,心中感觉不到仇恨,只剩下无边无尽的凄凉。

“真的吗?”温霏睁大眼睛,用柔弱无辜的目光看着我,十分可怜地说,“如果姐姐不恨我,又怎么会不愿意救我呢?”

我说的是实话。刚入狱的时候,我确实恨过温霏,但现在,我已经不恨了。我无力去恨她了,因为我把所有的恨意和悲伤的情绪都放在了左愈身上,就像我曾经不顾一切地深爱过他。

“这里就我们两个人,你别装模作样了。温霏,如果三年前你没在左愈面前撒谎,夺走我的一切,我现在一定会心甘情愿地奉上我的肾和骨髓。”

我看着温霏明亮的眼睛,看着她故作清纯善良的姿态,不禁想到了左愈对她的信任和爱意,又是钻心的痛。

温霏轻笑了一声,然后缓缓道:

“我知道的,姐姐从小就一直嫉妒我。很久之前我们身边的人就说,明明我们是双胞胎姐妹,但妹妹看上去就是比姐姐漂亮,比姐姐高贵。姐姐因为这些外人的话,就开始记恨我了。”

我真佩服温霏这个女人,即使她现在得了血癌,却还是那么自恋。但我也不得不承认,她确实很美,也很会展现自己的美。任何男人看到她现在这副柔弱忧愁的样子,一定都会为她倾倒,而这也正是她的目的。

但这些手段对我没用。我从她身上移开目光,看着放在窗台上的花瓶。一枝洁白的百合插在花瓶里,在清晨的阳光中吐露着芬芳。

“喜欢吗?这是左愈哥哥送给我的。他说,我就像百合一样美。”

温霏用最甜美的声音自顾自地和我说话,哪怕我不想听:

“我入住到这间病房里来的每一天,他都会送给我最新鲜的花,放进花瓶里,每天一换。昨天是满天星,前天是玫瑰,大前天是桔梗。他说,他要把全天下的花都送给我。”

我的眼睛被这朵百合刺痛了,它是那么素雅洁净,就像温霏在左愈心中的形象。而我,则是地上的污泥,是脏水。

“我在这间病房里住了一年,左愈就每天不落地给我送了一年的花。姐姐,你知道吗,左愈给我送花的时候,我有时会想起你。我会想我是这么的幸福,而我的姐姐却在监狱里受罪,真是让我难过。”

温霏见我不回应她的话,反而变本加厉起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