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到过宣季的模样,好不容易才和燕长乐有了进展,如果以后他变成宣季那样,他要怎么和公主在一起?

燕北溟没有管其他人,他直接带着苏年走了。

解决了郭玉辰的事情,燕长乐心情也放松了不少,她笑着对郭玉辰说道:

“走,去看星星。”

她之前就发现了,极北之地的繁星尤其的多,感觉伸手就能够到。

他们都成双成对的走了,最后只剩下了沉墨和祁渊。

祁渊看了沉墨一眼,开口道:

“你这里终年积雪,看了这么多年,你不腻吗?”

“我这里自然比不上快活城的繁华。”

“那是,你这里无趣的很,什么玩儿的都没有。”

祁渊说着,仿佛来了兴趣一般,上下打量了沉墨一眼:

“我说神子,你不会现在都还是童子之身吧?”

他的话音一落,便感觉道一阵疾风袭来,他连忙往旁边一躲,他刚才站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冰凌。

他挑了挑眉:“不用这么狠吧?”

“还是被我说中了,恼羞成怒了?”

沉墨也不动怒,他瞟了祁渊一眼淡淡的说道:

“城主怕是忘了当年被囚之苦了,若是你想,我可以让你再感受一次。”

祁渊嘴角往下一压,冷冷的说道:“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两人之间的火药味逐渐变浓。

最后,沉墨忽然收敛了气势,淡淡的说道:“竟然和你计较,罢了……”

说完,他转身离开,将祁渊一个人留在了那里。

祁渊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。

沉墨是什么意思?感觉那么的不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